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倒斗生死恋7 第七章————

鉴于三叔最近更新得太勤快了,日更,日更呢,他居然日更!!!!
我发日志的速度都跟不上他
所以集中贴在这里吧,置顶一段时间

也有想过是不是不要贴算了,但是一想到他出书还要修改,就觉得还是自己收一份电子版好了(屁啊你不会自己存TXT么

7-11
因为用手机看的时候很不方便看到更新,所以还是让这篇日志沉下去吧~~



第七章 霍秀秀


说完胖子轮起根雕的桌子,直接左右开摆,两个没立即反应过来立即给胖子拍了出去,滚到在地。一下就没声了。

我想起胖子在海底墓里拍飞海猴子的情形,海猴子皮糙肉厚拍不死,人可不行,顿时担心等下别闹出人命,对胖子大叫:下手轻点!但是胖子完全听不进去了,几乎是对着那些保安冲过,那几个保安也算心里素质过硬,硬是轮起警棍迎上来,胖子根本不躲,咬牙脑袋上给敲了六七下把他们一个一个拍到地上。很快全部都放倒,根雕桌都拍的开裂了。

喧闹过后,场面上一下安静了一下,胖子喘着粗气看了刚才包住的霍家人,所有的人都后退了几步缩在墙边上。他看了看地上碎成一片的碗筷,从里面拿出半瓶他们刚才喝的茅台,瓶子碎了,还有个底没洒出去。他喝了一口,吐掉里面的玻璃渣。然后对我摆手:“咱们走!”

我轮起一张凳子,胖子把根雕桌上肩,我对一边的老太太点头致意:“婆婆,我走了,改天登门拜访。”说着跟着胖子踢开那些在地上呻吟的人,走出包厢往楼下走去。

说实话,我以前一直不知道打架有什么快感,但是一路把人全撂倒在众人惊恐的目送中扬长而去确实很刺激,顿时我就理解了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喜欢做恶人。

来到楼下,闷油瓶那放着玉玺的玻璃柜子已经被打破,东西已经被拿了出来,闷油瓶正仔细端详着那只玉玺,一点走的意思也没有,粉红衬衫正从地上爬起来,捂着自己的脖子咳嗽,看样子也被秒杀了一回。

不过,我们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却看见他一边瞌睡,一边在笑,看了我们一眼,好像很开心的样子。我上到台上招呼闷油瓶东西拿了快走,刚转身,就看到粉红衬衫跟了上来,对我道:“哥们。”

我和胖子看向他,胖子把桌子举了起来,他立即摆手:“等等等等!”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我们,指了指玉玺:“我不拦你们,给你们个联系方式,什么时候要销赃,打我电话。”

我靠,我心说,果然不是正经人家,胖子还真上去把名片拿了,粉红衬衫就做了一个请的动作。我急的要命,推着他们就冲了出去。

出了饭店门口,外面站满了人,都是伙计和保安,连停车场的保安都来了,我们拿玉玺佯装要砸,他们都让开一条路,于是夺路而逃。

本身体力就有点透支,连跑了几条街,我们累的气喘吁吁,脚都软了,但是远远都能看到有人跟着,这帮人混社会出身,都鬼精的很,胖子说肯定不止这么点,琉璃孙那批人也不好惹,刚才一直没出手,肯定是等着吃呢。

我们在一个报亭前休息,胖子说要么分开跑吧,我说不行,我在北京又不熟悉,小哥就不用说了,等下分开,恐怕隔几天要到流浪人口救助中心去找他,而且现在他们不敢对我们下手就是因为这货在我们手上,要是分开,没货在手上的人肯定遭殃。

“那怎么办?”胖子皱眉,他现在冷静了下来,有点犯嘀咕:“你胖爷我在北京城目标很大,多少他们都知道点我,老子的铺子算是回不去了,完了,看来这下不得不南下了。”

“得先找个地方落脚休整一下,看看到底情况严重到什么程度。”我道:“我们可以先找个酒店。”

“我操,酒店,那不是等着别人来逮我们,有破庙就不错了,逃难最理想就是住桥洞,没差的。”胖子道。我看向闷油瓶,想问问他的想法,一想问他肯定没用,这家伙就在斗里机灵,在地面上属于生活能力九级伤残者。

正犹豫着,忽然听到一边的喇叭响,转头一看,一辆红旗车停在了路边,窗户摇了下来,里面竟然是霍老太边上的那个小女孩,她朝我们坐了个鬼脸,让我们快上车。

我和胖子对视一眼,立即就知道有戏了,把心一横,道:“上了再说。”

三个翻过护栏,就上了红旗车。门刚关上,车就发动了,那小女孩对司机道:“回公主坟去大院。”

胖子挤在女孩子边上就道:“妹子,咱可在风尖浪口上,能去远点的地方不?”

女孩子道:“放心,那地方,他们有十个胆子也不敢进来。”说着看向我,笑道:“吴邪哥哥,初次介绍,我叫霍秀秀,久仰你的大名啦。”





胖子V5!!太纯爷们了!!
没想到粉衬衫不敌闷小哥,几下就被摆平了。
就说嘛,闷哥怎么可能不报那“一见钟情”的仇哈哈
看起来粉衬衫属于头脑型?期待日后对手戏对手戏

生活能力九级伤残者GJ
这可是小哥的萌点~
我不禁又一次怀疑三叔同人看多了,老实说他原作里之前也没有那么明显地表示过闷哥不具备正常生活能力。三叔快老实交代!

三叔这个萝莉控,闷哥有了云彩,于是要配个霍秀秀给吴邪?
反正肯定是炮灰的命,敢不敢来个比阿宁姑娘气场还强的?
不过这秀秀说不定也是个腐女,催化剂属性鉴定完毕。
……倒是这久仰大名哪里久仰来的?秀秀你论坛逛多了??




第八章 样式雷


二十分钟之后,我们进入到了一处神秘的大院小区内,小区里停着不少红旗车,最里面竟然还有几幢四合院,我们下车就看到老太太坐在院子里喝茶。

院子里有一口柿子树,下面一口井,一边还有一些名贵的植物,感觉以前是小康之间的宅院,我们三个大刺刺的进去,老太太就让我们坐下。

我呵呵一笑:“这一次坐了总不会再点我的灯了吧?”

老太太没好气的看了我一眼:“我霍老太同一招不玩两次,而且说什么是什么,反正也用不着我来收拾你们,找你们来,是我愿赌服输,免的你们败了我的名声,趁你们脑袋还在脖子上我把我们的事了了。”

我和胖子对视一眼,心说娘的,这老太婆估计看我们闯了大祸了,要和我们快点撇清关系。也罢,反正各取所需,这么乖张的老太婆我也不想多来往,速战速决的好。于是单刀直入道:“您愿意告诉我们了?”

“你们不就想知道为啥我要出那么高的价钱买你们拿张样式雷吗?”老太婆站起来,做了一个随他去的样子,然后道:“这事要搁在别人身上,我必不会说,不过你也是老九门的后门,不算外人,不过,其他两位请留在门外。”

这场面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我给胖子和闷油瓶使了个眼色,他们点头,我就跟着老太婆进到边厢,一进去,我就看到那是收藏间,满屋子的古董,什么摆设都没有,就是一排一排的架子,虽看是老屋子,但是一进去就感觉脸上发刺,空气里有静电,看样子是恒温恒湿的。

所有的收藏品都包着报纸,老太婆带我进到几只架子的最里面,我就看到靠墙有一条钢丝穿空用来挂字画,但是上面现在挂的都是样式雷的图案。

我数了一下一共是七张,其中两张之间空着一段距离,显然是少了一张。应该就是我的那张了。

“这是‘雷八层’。”老太太道,“你既然懂样式雷,应该是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我点头,有点惊讶,只扫了一眼,我就知道,这是一座楼。

七张纸上都是每一层的结构,都非常清楚,而且这楼不是一般意义的楼,他的最底层规模最大,然后往上逐层缩小,咋一看犹如一座塔,但是因为他每一层都是楼宇的结果,所以比塔要庞大很多,更像玛雅的太阳金字塔,一般意义上,除了塔,很少会有古建筑修的那么高,不过也可以看出,最上面的部分,其实已经是塔的结构,能成为楼的,只有底下三层。

“这是道光二十五年的图样,设计师应该是雷思起。”霍老太道:“我这里存有七张,是楼的地下一层,两,三,四,五,六,七层,最底下一层应该在你这里。”

“这楼有什么蹊跷吗?”我问道,咋一看过来,都是很普通的样式雷,虽然从图上大体还是可以看出,这些楼都有背光的设计。

“对其他人可能没什么,不过对于我就有特别的意义。”老太太摆弄着这些图样,“这座楼的名字叫做张家楼,在70年代,这座楼的图样开始在国外陆续现世,被收购回国,你知道样式雷是皇家设计师,不可能为民间设计建筑,但是你看这里的图样,完全是民宅的式样,显然这个张家楼和道光皇帝或者样式雷之间,有什么故事,当时我有一个女儿,在文化局工作,他们有一个项目和这座楼有关,78年的年尾,他们在广西找到了这座楼。我记得那是1月15号,我女儿出发去广西参与考古挖掘,”

老太太转头看着我,表情有一丝萧索:“然后,她再也没有回来。”

我听到张家楼这三个字就一个机灵,想说话但是不知道说什么。但一听到她最后的那句话,我立即全明白了。心说不会吧,难道~

老太太长叹了口气,继续道:“为了找她,我开始自己派人调查,但是我只一查,就发现当年这个考古项目非常的晦涩,不像是一般的考古活动,因为就是通过我的关系,都无法顺利的拿到资料,而我女儿,她好像在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忽然就一点痕迹都没有了,我花了无数的精力也没有任何的收获,我们不知道他们当年去广西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她顿了顿:“这么多年下来,我一直在收集所有的关于这个项目事情,这些图纸,就是我一张一张从世面上收集而来的,到这7张,整整20多年了。我只希望有生之前,能够通过这些图纸找到这座楼,看看他们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看着她的表情,我立即就想起了三叔,心中的预感越来越强,感觉到事情忽然一下就联系起来。脑子开始有点混乱起来,但是那不是糊涂的混乱,而是忽然间所有一切都联系起来的那种应接不暇。

“说起伤心难过,其实我也习惯了,我只想在我这把老骨头还没入土之前,给我一个答案,她是死了也好,她是如何了也好,我只想知道一个结果,否则,老太婆我的眼睛肯定闭不上。”她道:“所以,这不关乎什么钱不钱的事情,小子,你懂吗?”

我下意识的点头,她就做了一个让我出去的手势:“你可以带你的朋友走了,作为你爷爷的朋友,给你个忠告,这段时间,你最好离开国内,也请你说话算话,拖人把你的样式雷送过来。”

我点头,却根本不想走,我忽然发现我有更多的问题需要解答,当然,现在要勾引一下老太婆的好奇心了。于是我就问道:“婆婆,如果我猜的没错,你们家的规律,女孩子都要随霍姓?”

她有点讶异,点头:“怎么,江湖上都知道。”

“那么,你失踪的那个女儿,该不是叫霍玲吧?”我镇定道:“王令玲。


---------------------------

三苏他真开始解谜了?
看起来霍老太太也不知道实情的样子,这里似乎跟狐狸的解密开始出入了
不过也不好说人家会装呢?
不知道霍老太太能不能接受自己的女儿变了怪物在疗养院的下水道管子里乱窜的事实。
小老板奸商本质也出来了,勾引都用上了噗

---------------------------------

第九章 似是故人来

看到她的表情,我立即就知道自己肯定猜对了。心中一叹,心说:峰回路转。

其实我早就应该想到,但是注意力一直放在别的方面,霍铃这个霍姓并不普遍,霍家的老太太忽然牵涉到这件事情来,看似意外,其实是必然,只不过,霍老太可能还没有牵涉到像我如此深的地步。

如此说来,霍玲竟然和我三叔一样,也是老九门的后人,加上解连环,那就是三个了,这一只考古队的到底是什么成份。

随即一想,思绪就更加的发散,我发现,原来不止霍玲,陈文锦好像也和陈皮阿四同姓,陈皮阿四是姓陈还是因为其他原因被称为陈皮?(说实在的,想起他的样子,确实有点像九制老橙皮的感觉。)但是他在几十年前应该不会那么老,陈皮阿四应该是和陈姓有关。

陈文锦,陈皮阿四。
霍玲,霍老太婆。
吴三省,吴老狗。
解连环,解九爷。

这是不是巧合呢?

解连环和三叔两个人是有很深的渊源,从事情开始之前他们的联系就很深,他们两个同时出现在考古队应该不算稀奇,但是,霍玲在整个事件中,我一直以为她是局外人,连她都是老九门的后人,这事情就不应该是巧合了?

如果她是山西的南爬子或者岭南的走山客的后代,或许还可以解释,因为搞考古嘛,多少主上有点背景才能在那个年代接触到这一行。但是,同样是老九门,而且是一门的直系后代

——有问题,绝对有问题,我忽然想起,闷油瓶也不是省油的灯。

一只队伍里莫名其妙的集合了那么多牛人,不会是巧合。

当年的考古研究所,难道是老九门股份制的?还是因为,这批人的后代都选择了考古这一行当,然后,因为在长沙,地域的关系碰到了一起?又或者,最有可能的,因为“某个项目”,这批神通广大的地下家族,在利用考古的名义做着官方外衣下的犯罪活动?

心如闪电,一大块拼图忽然拼上之后,下一步就无所适从,我挠了挠脑袋,不像那种恍然大悟的喜悦这么快消失,却听老太太问我道:“你怎么知道的?你听你爷爷说过?”

我摇头:“我爷爷不太提你们往年的事情,说起来,我怎么知道的,我还真是头大,不过,老太太,我觉得今天咱们两个碰上真是缘分,要不借一步说话,我得和你讲一件事情,和你女儿有关系。”

老太婆眼睛忽然一闪,不可置信的看向我:“你说什么?和我女儿有关系?”

我点头,老太太脸色一寒道:“小子,你可别信口开河,老太婆其他玩笑开得,这个玩笑你要是敢开,我让你走不出这个大门。”

我没心思给她倒口了,心说又不是演古装片,道:“咱不说废话,我说完了,我估计我要走您都得拴住我。”于是拉住她,一路来到后院,不知道往哪里走,老太婆瞪了我一眼:“这边!”就把我们引入客厅。

典型的四合院的房子,没怎么翻修过,东西都很旧,看上去有点朴素,但是懂行的人知道,这四合院子现在在北京是天价了,特别是一些有讲究的,这房子肯定是翻修过的,不然没那么皮实,但是翻修的手法是做古翻修,那代价就大了,也说明这房子是有来历背景的。胖子看的直赞叹。

闲话少说,我没工夫献媚,落座之后,立即将我之前经历过的,一切的一切,全部和盘托出,说了一遍。

因为刚开始的事情和霍家没关系,所以老太婆有点不耐烦,但是一直忍着,到后来就全听进去了,我足足说了一个小时,除了霍玲变成禁婆的那一段,我全说了,而且算非常简略了。听完之后,老太婆没有任何反应,但是我能发现她的嘴唇在发抖。

我叹了口气道:“老太太,我本来打算这些事情尽量不传播出去,因为我不知道后面到底是怎么回事情,但是我看到你的这个样子,我一下就想起了我的三叔,虽然我不知道他到底是谁,但是,我知道他的痛苦是真的,所以我不忍心瞒着你,你的女儿,很可能也不在人世了。”

霍老太却没理会我,看着我,有点发臆症的问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你是说?在所有的过程中,一直有一个身上纹着麒麟的人在你身边,这个人,现在在哪里?”

我愣了一下,心说你不是在担心你女儿,怎么听到了闷油瓶的英雄事迹就全忘记了,胖子犯贱,立即拍了拍闷油瓶道:“这么好的东西,当然随身带啦,这不就是他吗?怎么,美女,想点他出台啊?”

我立即对胖子呲牙,让他注意场合。

没像到老太婆毫不在意,她立即抬头,看向闷油瓶,并站了起来,径直走到了闷油瓶面前。

我们都莫名其妙,老太太浑身都有点颤抖对着闷油瓶,道:“让我看看你的手。”说着抓起闷油瓶的手,只看了一眼,她就后退了几步,脸色铁青。

我心说不好,难道他们之间还有什么?没想老太婆一下跪了下来,连着边上一直伺候着的霍秀秀也不明白怎么回事的跪了下来。


-------------------------------------

考古队的人都是老九门的,这看完吴邪的私家笔记之后大家就都这么认为了,所以三叔解这个谜倒没有让人很吃惊
倒是小哥,小哥你到底是什么大罗神仙!!!!!!!霍老太都给你跪下来了!!!!
或者说你到底有几岁!!!!!!


霍老太却没理会我,看着我,有点发臆症的问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你是说?在所有的过程中,一直有一个身上纹着麒麟的人在你身边,这个人,现在在哪里?”

霍老太很能抓住天真叙述中的重点。天真一直在表示“小哥在我身边,就在我身边嘿”,绑定美!!

我愣了一下,心说你不是在担心你女儿,怎么听到了闷油瓶的英雄事迹就全忘记了,胖子犯贱,立即拍了拍闷油瓶道:“这么好的东西,当然随身带啦,这不就是他吗?怎么,美女,想点他出台啊?”

求小哥出台!!!!!!!!!!!!!!!!!!!nahan.gif

我满脑子都是西装牛郎样闷哥了
快点出台快点出台!出台!出台!!!

-----------------------------------
第十章 背负着一切的麒麟



老太太脸上的那种肃穆,以及那跪下的沉重和坚决,真的不能再真。

她是一个在北京城里可以呼风唤雨的老太太,她是江湖上叱咤风云的老九门,她是年仅暮年的长辈,这里家财万贯的一家之主,随便哪个身份,都在轻易的把我们压死,然而,她跪了下来,跪的如此理所应当,如此决绝。好像只有这种举动,才能体现她的虔诚。

我的吃惊,丝毫不减于其他人,在老太太跪下的接下来几秒,好像有一只手忽然压住我的肩膀,让我的膝盖发抖。好不容易,我才忍住了跟着跪下的冲动。我不知道这是我的奴性使然,还是因为气氛是在太诡异了。那一瞬间,我忽然就明白了,我和闷油瓶可能是不同的,距离的非常遥远的两个人。

好在这种感觉在胖子的搅合一下稍纵即逝,他也被吓了一条,愣了几秒,嘴巴里漏出了这么一句话:“不好,这老太太是只粽子!”

说完他才明白不可能,看我抬了抬眉毛,我才从震惊中缓过来,立即道:“婆婆,你这是干什么?”冲过去,想把老太太扶起来。却见老太太神情肃穆,不愿起来,边上的霍秀秀完全傻了,可能从来没见过奶奶是这样的,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只好继续陪跪。

奇怪的是,闷油瓶也没有任何的举动,看着她犹如一遵雕像。

这样不成体统,我也没处理这种场面的经验,一下不知道如何是好,给胖子打了个颜色,胖子也蒙着呢,不过比我反应快,立即和我上去,强行把老太婆扶了起来。

老太太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闷油瓶过,扶她坐下,胖子就道:“老太太你是没见过这么雄壮的手指吓的腿软还是干嘛,21世纪了,咱不行旧礼了行不?”

老太太就没理会他,只看着闷油瓶,问道:“你还记得我吗?”

闷油瓶摇摇头。

老太婆就咬了咬下唇:“也对,你肯定什么都不记得了,如果你还记得,你不会可能会来见我。”

我就问道:“婆婆,难道你们认识?”

她静了静,道:“何止是认识,他变成这样,全是我们害的。”

“你们害的?你们是指?”我无法理解。

“我们,我们包括很多人,包括我,你的爷爷,一切的一切人。”老太太叹了口气:“报应,吴老狗和解老九子侄相残,我们的儿女陆续失踪,我一直就感觉太巧合了,在想会不会是因为当年的事情,听你一说,我果然没有猜错,做我们这一行,果然是逃不过天理循环。”

我无比的好奇,感觉到事情忽然就到了一个突破口上,有点想追问,又一下子不知道问什么。只好顺着她的话先道:“婆婆,老九门这么多年传下来了,很多都子孙兴旺,要说报应我觉得不太像,有些巧合应该是意外,您不用太过宿命。”

老太太摇头,“其实哪里还有什么老九门,解放之后我们还有幻想,然后事情一波接着一波,一开始我们还想抱在一起,后来,能保住自己就不错了,那几年,跟着我们混的,吃着我们这口饭的,我们打着保票算是自家人的,有多少被我们害了,有多少反过头来害我们?旧社会的时候还有道义,还有江湖,背老六一把刀就能保着一条街的,那几年就什么都没了,我们从来没想过人能坏到那种程度。”她道:“等到连我们这种人也开始害人,我就知道,老九门的气数尽了。”

我并不十分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但是大概能知道她说的那段时候的事情,就问道:“那和小哥有什么关系?”

她看向闷油瓶,忽然沉默了下来。

这种沉默于我非常的尴尬,因为是我开口问的问题,她听到就不回答了,但是也不岔开话题。

我知道她可能是在思考,我不敢打断她,怕她烦起来起逆反情绪,就忍住没有催促。

沉默了相当久的时间,她才缓缓开口:“小子,你对我很实诚,但你是吴老狗的后代,当年我们发过誓,这件事情我们都会烂在肚子里,当然,现在这个誓言也不那么重要了,但是我也不想说这件事情,除非他想知道。”她道。

我一个咯噔,心中暗骂,怎么又是这样。就看向闷油瓶。

老太太又看向闷油瓶,眼神中的感情非常复杂:“这么多年了,我都已经成老太婆了,你还是这个样子,如果不是当年你和我说的那些事情,我也许还会慕你。不过,我有点觉得奇怪,你难道对于自己的过去不好奇吗?为什么你一点也不在意我们的谈话。”

闷油瓶和她对视,并不回答他。我对闷油瓶做了一个眼神,让他快问啊,千万别错过这个好机会的。

闷油瓶的眼神中,淡然如水:“我并不相信你。”

老太太和他对视,脸色一下就开始变化。哦了一声:“为什么?”

闷油瓶没有回答她,反而他转身对我道:“带我回家。”说着,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

我一下猝不及防,只得跟了出去,一路走到院子的中央,霍秀秀立即追了上来,拦在我们面前道:“等等等等。”

我回头看了看老太太,她已经回内屋去了,霍秀秀用一种很奇异的眼神看着闷油瓶道:“现在外面全是新月饭店和琉璃孙的人,你们要是出了这里,肯定不得安宁,我奶奶说,故人一场,她会帮你们找个安全的地方,你们可以暂时去那里避一风头,我们也保持联系。”

“你奶奶该不会也对我这赃物感兴趣吧?”胖子扬了扬那只玉玺。

霍秀秀道:“我奶奶从来说一不二。”说着顿了顿,向我们眨了眨眼睛,“其实,关于他的事情,我想我可能知道一点。”





上面体的两句话,已经萌到我吐血了。
这,这是一个非耽美作者写得出来的吗?!!!!!
三苏把自己苏370的切身体会代入进去了吗?!!!!!!
嗷(捂脸泪
至于那个“带我回家”,小哥一瞬间受了,不过没关系,看我的四格扭转它嘿
因为第十一章出来了,十也嗨了好几天了,现在反而说不出什么来了呢OTZ




十一 同居生活

霍秀秀说的是有道理的,如果没有霍老太这一保护伞,我们接下来一段时间的日子会很难过。

如此处理我们闯下的烂摊子我还没有时间细想,我们三个人只有我算是有头有脸的江湖背景,想要平息肯定最后是我出力,在我的世界观里,我相信法制社会,我们实在没钱,总有妥协的办法解决,但是略微仔细一想,我非常的心虚,因为我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也许其严重的程度超乎我的想象。

就好像以前赌片里那些无知烂赌的小孩一样,仗着自己有几番手艺就去大人的世界闯祸,最后自己的父辈为了定包,切掉自己的手指赔罪,才明白自己闯的祸是超出自己世界观外的,到那时候发出:怎么会这样,我不想的。这种感慨是于事无补的。我心中隐隐的,有一种担忧,就是这祸闯的根本是超过我可以想象的。

所以如今霍秀秀一提,我就立即动心了。

另一方面,我觉得霍老太的态度非常微妙,事情现在进入到了很混乱,没法处理的地步,本来我只是想问问那样式雷到底是怎么回事情,却只问道了一些老太婆的往事,而且后面的事情似乎还有千丝万缕,欲拒还迎的感觉,我感觉上,有可能老太太有些事情一时间想不明白,想明白了,还有后续。

保着我们,对她是一种迂回,对于我们是一种缓兵之计。都有好处,她可以像清楚自己的想法,我们也有时间反应一下,弄清楚我们到底闯下了多大的货。

胖子和我想法几乎一致,他最现实,反正也回不去铺子了,先答应下来,至少有个地方商量下一步怎么办。于是便答应了。

我以为会在大院内给我们找间房子,可霍秀秀招来司机,换了一辆不起眼的帕萨特,我们矮下头开出了大院,在大街上也没敢抬头,我记着霍秀秀有点暗示意味的话,就问他,关于闷油瓶她有啥消息。她却不答,说这可是大情报,我得拿东西和她换才行。要我别急,晚上她要和我好好叙叙旧。

从公主坟一直开到了东四转来转去,到了一胡同里很不起眼的地方,面前就出现了一非常气派的老宅。

“我靠,这是前清哪个王爷住的地方?”我们一下车,胖子看着老宅外面的汉白玉石墙就惊叹道:“这墙外头还有柱墩子,这墙还不是外墙,这是哪个大宅的一部分啊?”

“这我也不清楚,我奶奶买下这儿的事情我还在长沙没过来呢。”霍秀秀帮我引进屋子,我就发现里面全荒废着,院子非常大,主结构是很典型的四合院但是又比四合院大很多,有非常多的房间。满园的杂草让我实在不相信自己是在北京城里。

“以前好像是一机关单位的楼房,”霍秀秀的指着一处二次的房间,“你们住哪儿,干净一些。”

好在房门的地板都经过了整修,整修的时间也有点长了,但是坚固不算问题,墙壁上满是爬山虎,长久没人住已经爬满了门窗,胖子用随身的匕首切开我们才进去,里面灰尘很后,没有任何的家具。

“大妹子,这地方好像是用来练胆,不像是用来住人的。”胖子道。

“我奶奶说,得罪了新月饭店的人还能有个地方睡个囫囵觉就不错了,好过你们睡大马路。”霍秀秀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一袋东西:“这是牙膏牙杯毛巾,我从家里找出来以前奶奶劳保发的,你们先用着,铺盖等下找人给你们送来。我是千金大小姐,十指不沾阳春水,这儿就劳烦你们自己打扫了?”

胖子做了个吃饭的动作:“吃饭怎么办?在这儿总不好意思叫KFC,外送的人肯定得吓死。”

“送铺盖的时候会送热得快,热水壶和泡面过来,厕所在一楼是个旱厕,院子里有自来水,刚开始可能有锈水,防点时间就没了,你们在这儿不能出去,窝个几天,我奶奶会帮你们想想办法。”说着她看了看那玉玺,胖子立即缩起来:“丫头,这东西可是你三位哥哥最后的底线,等于咱们的内裤,你要剥等你奶奶拿出个结果来,现在咱们还得穿着。”

霍秀秀啧了一声:“恶心,谁要你们的内裤。”看了看四周,很大人样的叹了口气就道:“那我就去给你们准备铺盖了,晚上见,我给你们带点酒过来。”

“哎呦,好妹妹。”胖子眼泪都要下来了:“那你早点来,哥哥我可等着你。”

霍秀秀雀跃着离去,我和胖子看着她的背影离开关上院门,都送了口气,瘫倒在地。刚才一直绷着什么,完全是条件反射的紧张,一下只有自己人了,才真正放松下来。

胖子看了看四周,就道:“你说那老婆子是不是耍我们?”

我摇头:“不至于,说起来,这地方确实比较安全,今天晚上我们在这里应该是明智的,有什么不对,我们晚上商量商量,最多明天就开溜。”说着,我看向闷油瓶:“你刚才说你不信任那老太婆,为什么?我觉得她不像在骗人。”

闷油瓶站在外面爬满爬山虎的窗前,看着外面荒凉的院子,我问他好久,他才回答道:“感觉。”

胖子道:“其实你胖爷我也有这种感觉,老太婆看到小哥的第一反应应该是真的,但是之后又点语无伦次,好像是在故意绕话题,想拖延时间思考什么。我一直以为小哥失忆了婚礼糊涂的,没想到还是和我一样精明,果然是物以类聚。”

我心道失忆又不等于白痴,我当时被情形震撼,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但是被他们一说,我也有点在意了。

“老太婆是老江湖了,最后小哥要走,她一下子还是没有想出她的对策来,所以只好先冒险保我们一下,小哥这一招叫做激将法,小哥心眼还是挺毒的。”胖子对闷油瓶竖了竖大拇指。

闷油瓶没有反应。

胖子轻声对我道:“这家伙最近越来越不爱说话了。”

我也有这种感觉,叹了口气,转场道:“不管怎么说,我相信老太婆最后一定会拿出一个说法来,咱们也别耽误这好机会,好好想想,说不定明天老太婆想通就我们出去。”

“也对,不过在这之前,咱们也得稍微打扫一下,否则这地方真没法住人,没被人砍死得个尘肺,老太婆也不太可能赔我们,怎么,天真,你是独子,该不会啥也不会弄吧。”

我确实家务干的不多,但是要打扫我相信智商正常的人都会,就道我来帮忙。

于是将毛巾撕开,一人一半当抹布,去院子放水,开始擦地打扫,闷油瓶也没权力发呆,被胖子揪过来擦窗。

我们探索了其他的房间,发现了还有一些剩余的废弃家具,就都搬到二楼,有写字台,凳子,脸盆架等等很多废料,也都一一擦干净,干完后老房子的凌乱感没有了,一股很中性的怀旧感扑面而来。

我们满身是汗,但是看到房间变成这样,一股自豪感扑面而来,心说原来做家庭主妇也蛮有快感的

一边的胖子家务很麻利,真的看不出他是这么一男人,胖子道原先他处过一相好,为了讨好老丈人啥都学精了,最后被人家蹬了,从此他就成一浪子,这些家务活却没落下。说着,他就拿出我们抢来的那只玉玺,道:“得,趁现在有时间,我们来看看我们的战利品,说不定明天就摸不着了。”

拿出来放到透过窗子照进来印到地板上的一片阳光斑里,我们都一愣,之间那玉玺上,竟然漏出了液体。






我已经吐槽不能了……哭
秀秀果然给他们安排了房子同居。三叔真的说到做到让他们同居了……虽然推后了一本。

“我记着霍秀秀有点暗示意味的话,就问他,关于闷油瓶她有啥消息。她却不答,说这可是大情报,我得拿东西和她换才行。要我别急,晚上她要和我好好叙叙旧。”
嫂你危险了,曾经的现场实录这种东西大概是没有的,她顶多让你们俩摆摆pose拍拍照?
不过还是要小心她故意让你们演现场。(够

“这是牙膏牙杯毛巾,我从家里找出来以前奶奶劳保发的,你们先用着”
她奶奶劳保发的,那得是多少年前了!!!!那能用吗?!!!!现在都不兴发劳保了啦人家直接发超市购物卡的!!!

“说着她看了看那玉玺,胖子立即缩起来:“丫头,这东西可是你三位哥哥最后的底线,等于咱们的内裤,你要剥等你奶奶拿出个结果来,现在咱们还得穿着。”
霍秀秀啧了一声:“恶心,谁要你们的内裤。”看了看四周,很大人样的叹了口气就道:“那我就去给你们准备铺盖了,晚上见,我给你们带点酒过来。””
“霍秀秀雀跃着离去。”

所以说她想要的还是现场实录吧……

“我一直以为小哥失忆了婚礼糊涂的”
他们动作好快!!!!!!难道是怕过了这村没这店,那么迅速就把婚礼给办了!
虽说小哥还在失忆,但是总比之后找不到人的时候才想结婚好是吧!
糊里糊涂的婚礼也没关系!办了就行!!!
三苏你错别字也错得太GJ了(哭


“我们满身是汗,但是看到房间变成这样,一股自豪感扑面而来,心说原来做家庭主妇也蛮有快感的。”
嫂你爽吗……?家庭主妇的快感是如何的?
人妻化了嗷嗷嗷嗷嗷嗷


tag : 盗墓笔记

comment

No title

机长我期待你的牛郎闷哥!!!

==求小哥天真一起出台~出柜也行!天真也真是的…绑定了小哥自己还在勾三搭四!小哥快推倒他教训他,让他有那么多余力去勾引别人!

No title

all主角没办法嘛
不怕,主CP是很坚定的,哥会好好调教嫂的。
牛郎闷哥稍等TAT(揍这个打游戏打嗨了的人
Secret

居住生物

sanki

Author:sanki
腐女
伪恋声癖

白/瓶邪/樱铃
土井丸/ZC/土银土/知思知/古虚
焰钢/春快/瑛徹/D云/ZS/HD

樱井孝宏爱TVT

小池徹平 Draco 铃村健一
无差别溺爱中

本博客分类混乱,若想寻找信息请善用搜索或他哥
他哥日后完善

隶属组织:
Queue-X
OFF计划——>
2010年NA本
土井丸copy
↑画不出来可以打死我
声优本……2012年前吧

doikiri
x


219[1]223.gif

S#33041;内#34917;完同盟
S吐槽日升同盟

最新評論

最新日記

類別

按月分類

来一发?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它的脑没救了

盗墓笔记 瓶邪 生活 APH 忍乱 周董 败家 盗墓笔记刺陵 三枪拍案惊奇 米英 银魂 naked-ape 何老师 FF7 naked 台湾绝恋 搞笑视频 推歌 旅游 毒辣辣辣 ape 

MUSIC!

会卡的亲请自由地……

the world

点左右小三角可以看到最近的照片喔

粽爪

留言板


LINK

管理者ページ

HIT

BLOG内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