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三叔他最近好勤快

三喜 9:40:43
亲爱的……同人文真难写啊。。。

发呃托路内多 9:41:33
同人图真难画啊……

三喜 9:41:56
同人图真难画啊+1

发呃托路内多 9:42:08
同人文真难写啊+1

发呃托路内多 9:42:19
【我们这是在开什么经验交流会……

jiongxiao.jpg来吧,不怕戳眼睛的话。

-春晚-




“……”
开门后的一瞬间,张起灵以为自己看错了,于是他习惯性地关门,顺便花0.5秒思考了一下要不要对眼前这个提着大兜小兜花花绿绿的购物袋一副推销员模样的人说一句,“什么都不需要。”
没说出口,门外人吃痛地一哼。
恩,这个推销员具有专业素质,头次进门不成就用脚抵住门,接下来只要屋主肯听他说句“您好,可以占用您一点时间吗”,怕就算是初步攻破屋主防线,那么也算向推销成功接近了一步。

当然张起灵不会去想这些有的没的,大脑随便开小差那一般是吴邪的专利。眼前的不是像吴邪的推销员而是像推销员的吴邪,也不算看错。

他微微一皱眉,看着一脸哭也不是笑也不是的吴邪费力地挤开门缝,先把头和半边肩膀探了进来。
汗津津的脸,呼吸明显有点凌乱,爬个楼梯而已,再怎么好吃懒做的小老板也不至于体力差到这地步吧。四目相对时,却注意到盯着自己的对方明显松了一口气。

“小,小哥,是我啦!哈哈哈……”刚从发愣中晃过神来,又绷直了身子,“小哥,那啥,你看,大年三十晚上嘛,你一个人也怪寂寞的,我来陪你吃顿饭……”声音越来越小的吴邪,后背死死贴在门框上,屏气凝神,精神高度紧张。

因为眼前人的动作显得太不协调,张起灵不由得心里笑了笑,淡淡搁下一句话。
“进来吧。”

就像刚被老师赦免了罚站酷刑的学生,吴邪大出一口气放松下来,脚下一软差点没站稳。

----------------------------------

小心地迈步,关上门,吴邪不敢弄出一点声响,就跟怕吵到什么人似的。
忐忑地环视了一圈,张起灵的家不大,像是个二手房,却很干净。一室一厅一卫的格局,厨房和客厅有拉门隔开,放置的家具似乎是上一个屋主留下来的,面前是茶几,沙发,电视柜和电视,再简单不过,没有什么杂物。
和吴邪想象中差不多,也没有粽子没有血尸没有禁婆海猴子。
他不禁想起巴乃的高脚楼,也是那么简单干净,就和闷油瓶一样。

吴邪鼻子一酸,快步走进厨房,明明这么简单干净,却让人捉摸不透放心不下,怎么是好。

-----------------------------------------

其实这天早上吴邪醒过来的时候浑身是汗,心跳得难受。他从床上坐起来,抓着自己的膝盖大口喘气。
怎么回事,不就是昨晚上闲得无聊翻了翻自己的笔记,怎么又梦到了那些过去的经历,鲁王宫,西沙,秦岭,云顶,一幕幕走马灯似的在眼前转过。
梦里闷油瓶意味深长地笑着说再见,然后转头消失在青铜巨门后的暗里。其实不是胖子抓太紧,而是自己全身每一个细胞早已惊愕得动弹不得。吴邪紧告诉自己醒过来醒过来,如果不醒,那么接下去还要看到疗养院,塔木坨,巴乃,看到闷油瓶微笑着对自己说“我和他,走不了了。”
如鲠在喉。

甩甩头下床喝了口水,吴邪从笔记里摸出一张照片,那是在长白山伪装游客时拍下的。镜头前胖子笑得灿烂,拍照时他念的肯定不是“茄子”而是“明器”。胖子的身后,闷油瓶就远远站在那里,盯着如镜的湖面。他不愿照相,吴邪就偷偷地把他当背景拍了进去。
傻瓜,照片不也是存在的证明。
那么多人喜欢拍“到此一游照”,你却只相信你的记忆,可是你的记忆偏偏又要跟你开玩笑。
有人说,记忆是一个人活过的证明,也是一个人生命延续的方式。话是没错,可是活着却只为找回以前的记忆,是不是有点本末倒置了?

天气很冷,但是没有下雪。手机上有四十多条未读短信。吴邪笑着自己人缘还算好,大年三十的一大早就有这么多人发来祝福,估计其中也有老妈发来的短信,让自己五点准时回家团聚。
如果我不是我,那么这个叫做家的地方还能不能回去。
如果没有可以回去的地方……没有等着自己的人……那是怎样的感觉,张起灵?

吴邪心里念叨起那个看起来冷冷清清的人,可是别说他,自己都快连自己是谁都要不知道了。
离拍卖会大闹天宫也有好一段时间了,那时候自己和胖子带着闷油瓶东奔西走找他的记忆,一次又一次的事件中闷油瓶大概是想起来不少东西,但是他也没说过他到底记起些什么。
后来他开始自己下斗,吴邪总放心不下,也固执地去找过他几次,可每次都弄得遍体鳞伤回来,搞得王盟昨天以为自己的老板去了亚马逊漂流,今天又以为自己老板参与了百慕大探险。
你要是消失,至少我会发现,如果不去找你,我要怎么才能发现?

有时候吴邪真恨不得找根绳子把闷油瓶跟猫猫狗狗一样系在自己家柱子上,这样才不会总担心那个人随时消失不见。曾经神经质最厉害的时候,即使走在一起,也几乎每隔十秒就要转头看看他还有没有在自己旁边。
上一次追着闷油瓶下了一个很险恶的斗,不想又成为了他的累赘,闷油瓶为了保护自己也伤的很重,最后两人是怎么滚下山的都记不清了。在医院时,吴邪从闷油瓶的衣服内袋里找到一张便签,上面写了个地址,于是就偷偷地用手机记下了。胖子好像提过闷油瓶买了房子啥的,他想当然地觉得这就跟狗牌后面刻着主人家地址一样,估计是闷油瓶的住址吧。

吴邪看着手机上存的那个地址,就决定去找找那个人,好确定下梦境之后的事情不是梦境,他好好活在世界上呢,没有消失。
就像以前每一次一样。

事不宜迟,吴邪马上动身。给老妈发了短信简短地说自己要去找朋友就不回家了,顺便还在超市里买了一大堆这样那样吃的。
可直到站在那地址指示的地方门口,吴邪才后悔自己怎么又一时冲动了。

这到底是不是闷油瓶的住处,自己会不会跑错了地方,以前怎么就没想着跟他要个手机号码,这来之前也好确认下。就算是了,那么闷油瓶在家么,他说不定又悄悄一个人下斗去了。就算在家,那么他会让自己进去么,我跟他什么关系,之前都是自己一个劲地跑去给人家当包袱,反倒欠了人家一屁股人情债,万一人家冷个脸说句“你来干什么”,那我不是得先找堵墙等下好撞。

越想冷汗就越是往外渗,吴邪站定了动不了,抬手敲门好像比按下对老美的导弹发射按钮还要困难,迟疑了不知道有多长时间,心里一横,“他娘的什么关系,小爷我跟他就是生死之交!生死之交吃个饭怎么了!”

伸手敲门,“咚”,声音小得听不见,一咬牙。
“咚咚咚咚咚”。

-------------------------

其实张起灵也不是一年四季365天都在外面跑的,当胖子说我要回北京,吴邪说那我也回杭州了的时候,这个回字让他觉得有那么点……慕,是的慕。
然后他有点失落,他不知道自己是有什么地方可以回去的。

所以他跟胖子说想买套房子,有个落脚的地方总归是好的。胖子拍拍胸脯说那当然没问题都包在我身上,另外这事你就别跟吴邪提了,我看他自己最近也乱得很,跟他说了他又瞎操心。
胖子帮张起灵出手了几件明器,然后就给他看了套二手房。实际上一个月也住不了几天,但总归是有个可以回去的地方了,只是每次回家打开灯,又空又静的客厅总让张起灵觉得还是哪里有点不对劲。

上次下斗回来后,张起灵就暂时在家里休养,每天所做的无非就是睡觉发呆看电视,然后反省自己又一次让吴邪面临危险了。可是每次不管怎么危险,下一次吴邪总还是会想方设法跟着来,已经习惯了把他护在身后,只是怪自己没能护得更好一些。
胖子连数字电视的费用都给他付好了,他就爱看探索频道。世界上还有那么多有意思的地方,神秘,诡异,美丽。如果可以的话,也想带着吴邪去那些风景漂亮一点也不危险的地方看看,不要总下斗。只是不知道吴家小太爷的麻烦体质会不会又招惹什么东西。

晚饭时间还不到,楼下就有人放起了鞭炮。过年可是我朝人民的头等大事,张起灵靠在窗边静静地看着听着,不觉得有什么喜悦的气息能蔓延过来。他可不知道门外有个人站得鞋底都快粘地板上了。

然后他听到了敲门的声音。
“咚。”轻轻一声。……“咚咚咚咚咚”。
于是他转过身来。

----------------------------------

吴邪低着头把购物袋里的东西往外掏,张起灵斜靠在厨房的拉门上,静静看着他。
切,看什么看,都不过来帮忙。吴邪被看得有点别扭,心里忿忿地想着。不过这是他家,他想怎么看就怎么看也没错啦。
之前在超市买了熟食,拿盘子盛起来微波炉加热就可以了,恩先找个盘子……

吴邪拉开手边的橱柜,一眼就看到一个青花瓷盘,刚好,大小OK。习惯性地翻过来看盘底有没有写“微波炉适用”,却被张起灵伸手截走了盘子。

“不要用这个,弄脏了不太好。”张起灵淡淡地说。
不要在耳边说话啦!吴邪有点心跳加速,遮掩着慌慌张张打开另外一个橱柜。这次看到的是对凤纹的琉璃樽……等等,等等。
吴邪小心接过张起灵手上的盘子仔细端详,这下他知道为什么不能用了。

“小……小哥……你的明器就都这么随便放在橱柜里?”打开所有的橱柜后,吴邪傻了眼。
“恩,没有其他的柜子了。”
古董店小老板再次哭笑不得,爷爷啊这些要是放在我店里可都是得贡在内堂的宝贝咧,人家墓主要是知道你把棺材里贴身的陪葬品就这么往橱柜一放肯定气得尸变起来掐死你。

“那你平时怎么吃饭的呢,连个能用的碗都没有!”吴邪这才发现厨房里其实空得只有一个电磁炉一个锅而已。
“碗还是有一个的。”张起灵指指角落那一大堆方便面。

吴邪掐了掐眉心。
“在斗里你吃压缩饼干,在家里你吃方便面,就不能不吃这些垃圾食品嘛!难怪那么瘦,都把自己折腾成什么样了!我这算是来对了,怎么说也要给你加个餐。”
“……”
“走,上超市!”

------------------------------------

冬天的天得早,从超市出来,外面已经暮色阑珊,路灯顺着道路一盏盏亮起,整个城市笼罩在柔和的黄色光晕中。
路边不知谁家的小孩子们已经开始放起烟花,丝柳花雨,火树银花,喜鹊闹梅,金鱼散子,五光十色好看得紧。看得吴邪不禁停下了脚步。
张起灵看见身边的人专注地盯着那支火树银花,头微微偏着,嘴角漾开温柔的笑容。

“真好看啊。”
吴邪转过头来翻起眼睛笑着对他说,眼底跳动着烟火的绚丽色彩。
是啊,真好看。

张起灵突然有点不敢直视吴邪,那个人眼神里包含了很多东西,他不敢猜也不想懂,他知道自己无法回应。
然而他更怕的是,哪一天那双眼里再没有那些东西。

他缓缓移开目光,手轻轻握了握吴邪的肩膀,向下,想握住他的手,却迟疑了,只是从他手里拿走一袋东西。

回去吧,这里风大。

-----------------------------------------

吴邪在厨房折腾了很久才摆好一桌子菜。
也不是做了多复杂的菜式,其实早在饭店订好了菜拿回来加工加工就行,只是因为一灶一锅实在忙不过来。
“不好意思啊小哥,让你久等了。刚才要是顺便买个锅啊啥的就好了”,吴邪擦擦手,嘴巴从刚才碎碎念到现在就没停过,“来来来小哥,尝尝我吴大厨的手艺。”
把几盘菜向张起灵推了推,吴邪倒了两杯啤酒。

之前吃饭都是凑合一下,压缩饼干和方便面都差不多,不饿着就行,张起灵也不是很在意味道。没想到眼前的这个人却为了自己吃饭的事情大呼小叫那么认真,张起灵这才懂,原来吃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跟谁一起吃。

就像有没有个能回去的地方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没有个人在那里等着自己。

吴邪没怎么吃东西,高兴着就喝多了点,没一会就开始趴在桌子上天南海北地满嘴跑火车了,到了后来更是情绪激动比手画脚。
他腾地一下站起来,跌跌撞撞踢倒了桌边一堆啤酒瓶,然后逼近张起灵。
张起灵愣了愣,不晓得原来吴家小太爷发个酒疯这么厉害的,一不注意还让他把手里的碗筷抢了去重重按在桌面上,然后就过来扯住自己衣领。

“张起…灵!……你……这…杀…刀…………没有………………听好………他娘………给呃……!恩恩…………”吴邪咬字不清,好像突然很生气的样子,声音时大时小。张起灵也听不懂他是说些什么,不知该不该反剪这人双手把他按回沙发上去,只好任由他摇着自己身子继续胡闹。

接着吴邪更加变本加厉,喊着喊着眼泪就下来了,伸手就要来打。
张起灵这才觉得不能让他这么闹腾下去了,抓住吴邪手腕一拉,把整个人圈在怀里。
手臂紧紧扣住吴邪,他却不领情地挣扎了好几下。

“吴邪,别动”。
张起灵把吴邪的脑袋按到自己肩膀上,在他耳边低声说。
怀中人颤了一下,真就不再动了。

“小哥……………………”
感觉吴邪的头发蹭了蹭自己的脖颈,等了许久,却没等到下一句话。

张起灵叹了口气,挠了挠吴邪的头发。
“吴邪,不要再来找我了。”

肩上早已湿了一片。

“等我回来,好吗?”

-------------------------------

第二天吴邪醒过来的时候,好好睡在床上。他冷汗唰地就下来了,紧从床上跳起来冲到客厅,整个家果然空无一人。

“小哥?小哥!小哥!!”


“……他娘的大年初一就闹失踪!下斗下斗,你一年365天都……”
吴邪哽住,咬破了嘴唇,掐痛了手心。

“头好疼,昨晚真是喝多了。”
开了窗透气,冷冽的风让他眼泪和鸡皮疙瘩一起掉下来了。

“娘的又忘了跟他要手机号码。”


-END-


----------------------

大年三十的晚上突然想写这篇文,可是一直都没机会摸电脑,这几天在各种鸡血中抽空码了出来,迟到的新春贺文~鞠躬鞠躬
他娘的写了几千字其实我只是想写一下“橱柜里都是明器”这个梗而已,却铺垫了好多,我到底有多啰嗦?!越写越觉得无法自圆其说,而且有点虎头蛇尾的感觉对不对?虎年嘛!(……
我自己也对结局的描写很不满意,我的脑它枯萎了……容我再想想。
而且故事里都过了这么多年还让他俩纯洁交往,我也太后进了。
总觉得银魂的话无论怎么胡扯都是合情合理的,盗墓我总想胡扯但又怕太冷,说实话还是自己抓不准写作风格,新手你好新手再见……哪一日我能写出冷冽幽默狗血文艺风来呢?

tag : 盗墓笔记 瓶邪

comment

= =+文笔真好~!写的很有FEEL的说…不过结局好哀怨啊TAT…我喜欢HE啊啊…
话说其实咱也看出来乃是为了写放厨房里的明器了…OTL…其实一直怀疑小哥真的会看电视么……

No title

其实我觉得结局算半HE的open ending吧~
毕竟小哥已经决定回复天真和正视自己的感情,让他等了~

电视那一段其实本可有可无,我就是想表达下小哥在跟天真相处的过程中,逐渐地不再以找回自己的记忆为所有一切,也会想着其他的事情了这样,他已经改变了。之前想写小哥看书,但是不觉得他会去书报亭买国家地理杂志,所以还是写成了电视哈哈
话说小哥那么多偏门的知识,到底是哪里学来的呢……
Secret

居住生物

sanki

Author:sanki
腐女
伪恋声癖

白/瓶邪/樱铃
土井丸/ZC/土银土/知思知/古虚
焰钢/春快/瑛徹/D云/ZS/HD

樱井孝宏爱TVT

小池徹平 Draco 铃村健一
无差别溺爱中

本博客分类混乱,若想寻找信息请善用搜索或他哥
他哥日后完善

隶属组织:
Queue-X
OFF计划——>
2010年NA本
土井丸copy
↑画不出来可以打死我
声优本……2012年前吧

doikiri
x


219[1]223.gif

S#33041;内#34917;完同盟
S吐槽日升同盟

最新評論

最新日記

類別

按月分類

来一发?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它的脑没救了

盗墓笔记 瓶邪 生活 APH 忍乱 周董 败家 盗墓笔记刺陵 三枪拍案惊奇 米英 银魂 naked-ape 何老师 FF7 naked 台湾绝恋 搞笑视频 推歌 旅游 毒辣辣辣 ape 

MUSIC!

会卡的亲请自由地……

the world

点左右小三角可以看到最近的照片喔

粽爪

留言板


LINK

管理者ページ

HIT

BLOG内検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